当前位置:西部之声>美文美声>西部美文

荷开半夏

编辑:张艺龄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06日
字体: 默认 分享到:
  岁月轻柔,夏日缱绻。回眸间,芒种作别,夏至已至。日光炙热,万物竞生长!阡陌上,夏花灼灼,蛙鸣阵阵;山谷间,小溪淙淙,蝉鸣声声;池塘里,绿荷红菡萏,卷卷舒舒、开开合合。那碧绿的叶子、嫣红的花蕊,盈盈欲滴,艳波涟涟,明媚了季节,晕染了时光!
 
  如果说,一花一季节,那么,夏季就是荷花的世界。因为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,夏日的山水间竟多了几分灵动、几分乐趣。因为那首优美动听的歌曲:“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,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,走过了四季,荷花依然香。”它给燠热难熬的夏日,送来了缕缕清凉、平添了淡淡的诗意,披上了梦幻的霓裳。因为朱自清笔下的美文《荷塘月色》:“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,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”令人对月华如水的夏夜里,那些唯美的荷花,心驰神往、憧憬不已……是的,没有荷的夏日,是寂寞的、冷清的。不是吗?看,那一朵朵娇艳的荷花,伴着那洁白的云朵、碧绿的湖水、璀璨的夜空,把夏天的白昼和黑夜,装扮得如诗如画、浪漫迷人!
 
  荷花开了,又一个缤纷的夏日,热情似火地与我们相遇了。
 
  初夏,草木葳蕤,唯有绿茵茵的荷,亭亭玉立在水中,默默地孕育着花蕾,静静地等待着绽放。那些碧绿的荷叶迎着骄阳,栉风沐雨,日复一日,愈来愈宽大舒展。片片荷叶,浮在水面,如同一张大大的绿伞,遮挡着风雨的侵蚀,呵护着叶下的花茎。仲夏,微风袅袅,碧水盈盈,鱼儿戏水、蛙鸣悠扬。
 
  湖中的荷花,欢喜地吮吸着阳光雨露,惬意地享受着眼前的小幸福。低眉间,仿佛一朵花喊了声号子,池塘里的荷,个个顾盼生辉,竞相绽放,露出了最娇美的容颜。远远望去,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,白的、紫的、红的、粉的,宛若纤尘不染的仙子,在荷叶的托扶下,婆娑起舞,妖娆多姿!俯身细看,每一朵荷花,每一片叶子,都有一种独特的风姿、一抹别样的韵味。有的像害羞的小姑娘,涨红了脸,躲在柔软的荷叶下;有的好奇地探出头来,望着这美好的世界;有的像俊俏的美少女,对着平静的湖面,细心地梳妆打扮。千朵荷花,万种姿态,娉娉婷婷,楚楚动人。那些荷,于万千繁华中,独守一份纯净素雅;在喧嚣浮躁中,独留一份宁静淡然,把波光粼粼的湖面,点缀得美轮美奂!
 
  最娇艳的荷花,盛开在“浓妆艳抹总相宜”的瘦西湖。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——六月的西湖,风光景色,美艳绝伦。那层层叠叠的荷叶,铺展开去,涌到天边,与蓝天连接在一起,让人仿佛置身于一片无边无际的青翠碧绿中。那亭亭玉立的荷花,在骄阳的辉映下,露出了最灿烂的笑靥,显得格外鲜艳娇红,惊艳!醉人!宋代诗人杨万里在《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》里,通过“碧”莲和“红”荷,两个强烈对比的色彩,描绘出了盛夏时节西湖中一幅大红大绿的绚丽画面,引人入胜、摄人心魄!
 
  最神奇的荷花,盛开在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”的江南水乡。唐代诗人王昌龄在《采莲曲》中描摹的芙蓉,其实就是荷花。古典淡雅的水墨江南,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,一群巧笑倩兮的少女,轻快地划着小舟,灵巧地穿行在湖心中,专心地采莲。她们身上的绿罗裙,融入田田的荷叶里,浑然一色,仿佛有谁剪裁出来的。葱绿的荷叶,映衬着少女们红润艳丽的脸庞,牵引着芙蓉花都向着她们绽放。彼时,少女的脸庞与娇艳的芙蓉花相互映照,人如花,花似人,人花难辨,醉了眼眸、醉了心田!
 
  最高洁的荷花,盛开在千古流芳的《爱莲说》里。荷花有好几个雅名:芙蕖、藕花、水织、泽芝等,莲花是人们最喜爱的称呼。北宋哲学家周敦颐在《爱莲说》里,开宗明义,托物言志,表达了自己对荷花的偏爱: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、不蔓不枝……从那时起,荷花那亭亭玉立的身姿和那玉琢冰雕的形象,便永远地留在了无数人的心中和梦境里。炎炎夏日,玫瑰色的月季、金黄的向日葵、火红的石榴花,争相斗艳、灿烂芬芳!万花丛中,我也对莲花情有独钟、爱恋不已!爱它超凡脱俗、绮丽绝美的外表,爱它扎根污泥,却珍爱自洁的本色。爱它不屈从环境、不沾污纳垢,追求完美的风骨。我欣赏莲、礼赞莲,希望自己也像莲那样出淤泥而不染,永葆纯洁干净的心灵,莫让浮云遮望眼,做一个品质高尚、冰清玉洁的人。
 
  花开半夏,流年静好。荷塘里,绿莹莹的河水,缓缓地流淌着,素洁清雅的荷花,静悄悄地盛开着。不经意间,一阵凉风,轻轻地拂过,缕缕清香、满塘四溢,沁人心脾。漫步在池塘边的小路上,默默地观赏着那一朵朵荷花、一片片绿叶,心里竟泛起点点喜悦、丝丝清凉。悠然间,欣喜地觉得,夏日如此缤纷灿烂——原来只是因为有荷的陪伴!       赵红霞
 
 

上一篇:崭新的开始 [2022-07-06]

下一篇:没有了!